您现在的位置是:杭州品茶 > 百科

刷屏的根浴报道,让我看到一家媒体正在死去

杭州品茶2024-06-16 03:25:28【百科】6人已围观

简介西安预约品茶-西安品茶联系-西安喝茶联系



1、

云南几家民营医疗推出一个男性“根浴服务”,根道让体验价98元,浴报升级到“手法操作”300元,家媒被澎湃新闻的体正记者敏锐地发现了,搞出一个“大”新闻。刷屏死去

澎湃新闻在上海,根道让记者不远千里来到昆明,浴报也算是家媒异地监督了。这个记者很聪明,体正采取了暗访模式,刷屏死去而且看上去很有采访技巧,根道让挖出了不少很适合传播的浴报猛料。

暗访视频中,家媒医院的体正工作人员说:“治疗护士给你做,男的给你做,做死也做不出那种效果”“做了就是要让你有反应啊,没反应来做什么”“做这个用来提高功能的”……画面感十足,让人不禁浮想连翩。



唯一遗憾的就是,采访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,“记者借口有事,匆忙离开了”。这是20多年前,小报记者暗访街边发廊、按摩店的典型手法。所以我们也不得而知,这个“根浴服务”究竟怎么浴法,到底有多劲爆,只能靠想象,让人意犹未尽。从技术层面说,相比20年前,是有些退步的。

一开始我没想到是澎湃,以为是哪个自媒体搞出来的事。后来特意上澎湃的官方公众号上查了一下,果然是澎湃,而且不止一篇,我看到的包括视频在内的,就有4篇。记者很亢奋,领导也很重视,大概是想把它做成系列报道。

2、

说实话,确认是澎湃做的,我很遗憾。对于澎湃新闻,我还是有些尊敬,虽然它早已不是当年的东方早报,但整体专业水平还是比较高的,人才储备也足,在同行业中也算是标杆的存在。但这篇报道,让我感到一个知名媒体正在或者即将死去。

根浴这个事,有没有新闻价值?有,但不大。媒体可否报道?可以,但没有必要。

一名前媒体人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:刚刚入职新京报的时候,很年轻很有想法,表现欲也很强,在一次报题会上,他提议同城有媒体做了站街女的调查,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么操作?这个建议,被总编辑当场否决:我们新京报永不监督弱势群体?

当年只道是寻常。多年以后再来看,每每都让人有种相哭的冲动。那是一个媒体的黄金时代,媒体争相报道的是孙小果案、孙志刚案,敢于和强权硬碰硬,充满着职业理想和激情,如果有人做类似根浴这样的报道,是会被同行耻笑的。

“永不监督弱势群体”,是立场也是操守,是底线也是信仰。媒体贵为第四权,应该直面强者,行使权力监督的职责,而不是枪口向下,对准那些可能不道德、不体面,但并无多少社会危害性的民间灰色地带。“挑软杮子捏”本身就是新闻媒体的自我堕落。

看看现在,黄色新闻满天飞,没人引人为耻。新京已经变成了自己当年讨厌的样子,澎湃也不再澎湃。

人民群体的眼睛还是雪亮的。点赞最高的一条是:强烈建议纳入医保!类似的还有,“我想知道地址在哪里”“我的只有一寸,能不能少收点钱”“对足浴店的降维打击”……评论区里充满了快乐的气氛。显然,没人把它当回事,这种戏谑的语气,与记者一本正经的报道,形成极为微妙的反差。

你不能说这个报道是失败的,毕竟引发了这么大的话题量,流量是够够的,但也不能说它是成功的,因为它试图在揭露社会阴暗面,但在读者眼中只是一个笑话。

3、

话说回来,我们的媒体真的已经无聊到如此地步,真的没有更值得报道的事情了吗?当然不是。

前两天,河北迁西“老干部举报县委书记被批捕”案,有了后续,被举报的前迁西县委书记李贵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正接受河北省纪委监委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22名涉案的公安、检察公职人员被依法依纪处理。

这堪称一场轻量级的官场地震。这起案件最讽刺的地方是,老干部马树山举报的10个问题均未被证实,李贵富落马的真正原因是“不正确履行职责”以及“其他涉嫌严重违法违纪问题”,可谓是歪打正着。

改变这一切的,是《经济观察报》记者李微敖老师的一篇重磅报道。这篇报道,改变了老干部马树山的命运,使得一个正义之士免遭到牢狱之灾。改变了县委书记李贵富的命运,让一个已经退居二线的违法违纪官员重新面对组织的调查。同时也改变了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,22名公安、检察的公职人员本应守护一地的法治清平,却甘愿沦为权力的家丁,任由一名问题官员驱使,令人触目惊心。

这就是媒体的天职,记者的价值。这个价值无法用金钱衡量,却远远超过一千个董宇辉、一万个李佳琦。李佳琦的唇红齿白和董宇辉的滔滔不绝,只是这个社会的情趣内衣,助兴而已,有没有他们根本无关紧要,但这个社会不能没有马树山、李微敖,他们以一己之力挑战强权,用良知去冲破黑暗,推动了社会的进步。这才是一个社会的文明。

许多人抱怨舆论监督的艰难,某媒体老总竟骄傲地宣称“我们从来不做异地监督,不给别人添乱”。张雪峰也极力贬低文科生,鼓吹不要选新闻专业。他是生意人,我无意与之争辩。我只想说,尽管很难,但真正的记者依然在做着该做的事情。问题在于,你特么要去做啊!比环境更恶劣的,是媒体人自我堕落,比舆论空间萎缩更可怕的,是媒体人的不举和主动阉割。

遇见花边新闻就欣欣然,看到根浴服务,心情激动如大海澎湃,追逐流量不可耻,没有操守才是可耻的。可怕的是,模仿效应已经出现,根浴服务之后,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的类似报道,比如有记者开始暗访长沙的私人影院打擦边球……一时之间,我竟分不清究竟谁更不要脸。

新闻背景:

男性“根浴”服务进了医院?被曝光的涉事仁爱医院已成老赖

昆明官方否认医院男性“根浴”服务纳入医保

责任编辑:郭鹏_NO4657

很赞哦!(37)

相关文章